今天是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 欢迎访问飞世界国际教育联盟网站! |企业邮箱 |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海外监管发出警示 支付巨头海外布局遇监管难题

发布日期:2017-04-25  浏览次数:608

作为所有金融业务的流量入口,支付对于互联网金融帝国的搭建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尤其是针对BAT这样的巨头之争。如今国内市场支付行业格局已定,BAT开始在更为广阔的海外市场上展开厮杀。然而,巨头们的出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泰国央行日前对微信支付发出警告称,微信支付在泰业务并未获得授权,并提醒商家谨慎使用。分析人士指出,在巨头们的海外扩张之路上,如何与当地监管机构达成一致、选择适当的合作伙伴运用资源成为关键。

海外监管发出警示

随着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国内的布局臻于完善,海外成为他们新的目标。一时间,支付机构的身影开始活跃在东南亚、韩国、日本等地。但是由于各地对于相关业务监管方式的不同,不少支付机构在出海时经常遇到监管问题。

据消息称,泰国央行表示,泰国央行不禁止泰国本土商家和服务场所使用国外公司提供的电子支付服务平台。因为目前泰国国内很多热点旅游城市正出现很多国外电子支付平台抢滩和大肆推广的情况,泰国央行发布警告只是提醒泰国国内商家谨慎使用,使用有安全保障的支付系统和平台,避免出现不兑现的问题,而这项金融服务并未获得泰国官方的申请批准。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多次联系微信支付相关人士,电话未能接通。

此前支付宝在台湾等地也曾遭到当地金融监管部门的警告,其当面付产品有触及监管的嫌疑。早在2014年,支付宝就在香港、台湾两地推出“当面付”条码付款,支持的商户包括香港OK便利店、卓悦以及佐丹奴、统一阪急百货台北店等内地游客经常消费的品牌及商铺。但不久后就有消息称,支付宝与统一阪急百货台北店的合作有触犯台湾当地金融监管条例之嫌,当地合作商家已经暂停该业务。另外,在支付宝开展业务较早的香港地区香港金管局表示,准备修改管理条例以将该类支付机构纳入监管,推出发牌制度。

海外支付圈地

在国内第三方支付市场上,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领先地位已不可撼动,面对发展稳定的国内市场,支付巨头们开始寻找新的蓝海,跨境出海成为必然趋势,在过去几年中,支付宝、微信支付、百度钱包纷纷扬帆出海,战况激烈。

在海外支付扩张布局中,阿里系支付宝抢得了先机,早在2007年,支付宝就已进军香港市场。从策略上,支付宝一方面通过投资并购电子商务、金融、O2O等相关企业为支付业务的进入保驾护航;另一方面,支付宝与当地商场、金融机构进行合作,推动退税、扫码支付等业务的发展。

而借助红包一战成名、在国内市场迅速扩大份额的微信支付此前宣布,向境外商户全面开放,包括华南银行、澳洲皇家支付、香港通泰在内的数十家境内外机构已经加入微信跨境支付开放体系,业务覆盖中国港澳台、东南亚、欧美、西亚、澳洲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虽然百度钱包在国内第三方支付市场排名不敌前两位劲敌,但面对境外市场,百度钱包也是颇为重视。今年4月,百度钱包在泰国上线境外支付业务,包括普吉、清迈、曼谷、芭提雅四大热门地区的400多户商家,覆盖了衣食住行等方面。日本、韩国等国家以及中国港澳台地区将成为百度钱包海外布局的下一站。

与海外监管还需磨合

其实,就像国外的发卡机构、清算机构、支付机构进入国内市场需要取得相应的业务机构、牌照一样,国内机构在“出海”过程中同样需要。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一方面各个国家和地区有当地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监管规则,所以在开展业务时确实需要对当地的法律法规有一定了解,在开展业务前一般会有“先遣部队”去研究当地的政策、与当地政府沟通再开展;另一方面,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地方保护主义,所以也想保护本土的支付机构不受冲击。

另一位业内人士也直言,互联网金融机构海外扩张存在不少难点,包括语言和文化方面的差异,各国、各地区监管政策的差异,企业需要了解其他国家的法律、法规,聘请当地律师、会计师等专业人士,了解当地监管需求,并与监管机构进行良好的沟通,建立信任。在与境外金融机构、企业达成合作时,双方在资金安全、合规风控等方面的磨合也非常重要,可以说既需要谈判能力,也需要非常好的沟通能力和执行能力。

央行发布非银机构网络支付监管新规 支付账户实行分类监管

此前该《办法》的征求意见稿一经公布,在市场引发热议。对比此前的征求意见稿,《办法》按照“鼓励创新、防范风险、趋利避害、健康发展”的互联网金融总体要求,对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进行了规范,旨在促进其健康发展。

2015-12-29 09:03

第三方支付监管收紧 支付牌照首批续牌将“大考”

从2011年至今,央行共发放了8批270张支付牌照。首批27家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机构,转眼5年牌照期限将满。而从去年3月之后,支付牌照的申请就进入了实质性暂停。 业内:牌照收紧成必然 有多家支付机构向记者证实,首批牌照的续牌申请早已经递交资料,目前仍在审核期。而第二批“续牌”机构也提交了报告。 但是,业内对能否通过续牌并不乐观。

网络支付监管新规对消费者“买买买”影响不大

“绝大部分客户的网络支付行为,即使仅通过支付账户进行,也不会受到影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解释称。

金融监管体制探路综合模式 超级监管机构是方案之一

赖小民也建议,在下一步金融改革中,加强综合金融监管协调,组建国家金融监管委员会(以下简称金监委),全面统筹宏观与微观审慎监管。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媒体的追问下表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仍在研究,正在多方听取意见。

监管机构摸底各类场外配资 或是房贷去杠杆前奏

昨日(3月8日),有消息称,深圳市金融办发函要求对深圳地区的P2P、小贷公司,涉及众筹买房、“首付贷”或其他涉及高杠杆房贷情况进行摸底排查,并梳理相关企业的名单、数量、产品模式等。一位上市城商行高层向记者确认,近日央行召集了几家上海房地产金融联席会议成员银行了解住房贷款业务情况。

保险兼业代理实施分类监管 代理机构需符准入条件

至于C类机构(即保险公司之间开展代理业务),根据要求,一家财险公司在一个会计年度内只允许委托一家人身险公司代理业务,一家人身险公司在一个会计年度内只允许委托一家财险公司代理业务。

迟福林:尽快组建国家级金融、消费和反垄断监管机构

其次,尽快组建专司消费市场监管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互联网时代为建立涵盖生产、流通、消费全过程的监管体系提供了重要条件。当前,不少地方政府成立了综合性的市场监管局并取得较好的效果。提案建议尽快整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消费品安全监管职能。

金融监管机构不能一合了之

此前,市场上一直有关于“三会合一”的议论。 “一合了之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吴晓灵认为,金融市场还是应坚持分业监管,重新组建一个“超级机构”会降低运行效率,进而使监管功能无法充分发挥。 吴晓灵认为,改革金融监管框架的前提是要理清监管理念。第一,要明确监管的作用是防止金融行为的外部性。

返回顶部